飞利浦Klaas Vegter:中国市场面面观

2021-05-24 照明小编 www.gdzrlj.com
浏览

 2014年,中国的半导体照明产业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国内企业崛起迅速,外资企业也意图在中国市场有所斩获,作为传统照明巨头的代表,飞利浦更是表现活跃,在LED照明早期便开始在技术和市场等方面立体布局。

在飞利浦工作长达近20年的范凯斯(Klaas Vegter),自1985年便加入飞利浦从事照明方面的研发工作,并于2013年来到中国,致力于开发中国市场,推出适应中国市场的产品。由于其丰富的工作经历,以及对中国市场的了解,使得飞利浦照明在其带领下推出多款广受好评的产品,那么Klaas Vegter眼中的LED照明是怎样的?中国市场又有什么特点?本刊记者有幸采访了Klaas Vegter。

“创新为你”

Klaas Vegter曾在多次演讲中提到LED照明的发展将会经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LED照明替代传统照明阶段。在这个阶段中,LED照明与传统照明的外观一样,产品形态也以球泡灯、灯管这些常见的形式存在。目前,这种过程仍在继续。由于目前替换传统照明的LED灯具成本已经趋于达到市场接受程度,因此增速越来越快,渗透率不断加大。

虽然,这一阶段的灯具形态并未超越传统照明的局限,LED照明体积小等优势在这种形式下并未能够完全发挥出来。不过Klaas Vegter仍然认为,“第一阶段非常重要,它是基础性阶段。”传统照明通过这种传统的形式来迈向新技术,会帮助人们通过这种熟悉的形式来发现LED照明在应用中存在的问题。

第二阶段是提高光效以及创新阶段,在这一阶段,LED“小”的特点将得以呈现,可以变换成多姿多彩的形式,人们将设计出与以前完全不同的照明系统,使灯具更加美丽、高效。

第三阶段则是“互联照明”时代,它将不仅仅服务于照明这项基础功能,而是在照明基础上带来更多系统服务,人们对于未来互联照明时代还充满了想象。

事实上,三个阶段的市场并不是此消彼长的关系,而是并存的。Klaas Vegter表示,目前大部分地区和市场都处于第一阶段。而他也认为,第一阶段会长期存在下去,“实际的功能性中,照明是基础,因此最基本的照明产品永远都不会消失。”不过,第二阶段的产品将会在市场中逐渐占据大片江山,因为人们对于照明的需求已经朝着更复杂、更优质的设计以及更舒适的照明方向发展,而第一阶段的替代性产品将慢慢萎缩,份额逐渐缩小。

为了顺应这种阶段性的交错,飞利浦照明从2014年开始销售第二阶段及第三阶段的产品。例如植物照明等项目已步入了第三阶段,预计未来第三阶段的照明会占到市场的20%份额。不过,由于目前第一阶段的替代性产品增速非常快,飞利浦照明目前的创新主要侧重于第一阶段的产品,毕竟,“实际的功能性照明是基础。”Klaas Vegter坦言。

无论是LED照明进入何种阶段,产品背后的驱动力是技术,而技术背后的驱动力则是创新。Klaas Vegter表示,“很多年来,飞利浦创新的关键在于将深入的技术知识与可洞见的应用相结合,我们使创新的意义在应用中体现出来。在创新方面,飞利浦的主张是“创新为你”(Innovation * You)。这其中‘为你’便代表着每个人对于照明的理解。”

每个人对于照明的理解是什么?Klaas Vegter表示,照明不仅仅是“照亮”,照明会让人感到喜悦或忧伤,也会让你感到疲劳或充满活力,感到安全或充满不安。

不过,三个阶段的区别除了技术上的差异外,更是人们对照明的需求及理解发生了改变。Klaas Vegter认为,“要想实现一些创新应用的想法,相应的技术必须到位。不过,我并不认为现在互联照明所面临的挑战来自于技术,而是在设计和便于实施等方面。当照明行业开始懂得怎样做才能改善人们的生活时,那么就到了第三阶段。飞利浦为了实现‘创新为你’这样一个口号,必须要深入理解照明的实际应用。”

虽然依照目前市场对于照明的预期,第三阶段的互联照明需要3-5年才能实现20%的市场占有率。不过,Klaas Vegter表示,如果想在这个阶段参与竞争,不能等到这个阶段到来才参与,必须从现在开始学起。“市场上的很多赢家都是提前涉足一个新领域的。”Klaas Vegter如是说。

抓住中国市场

一个受到市场欢迎的产品,不仅需要在性能、质量上制胜,价格也是其能否广泛突破市场的重要一点。面对中国市场的消费水平,“低价”仿佛成为了许多企业必须走的策略。然而,降低价格的途径并不是只有降低质量要求,使用劣质的器件。2013年,飞利浦率先在中国大陆市场推出50元左右的球泡灯,使得市场为之一振,这使得LED照明大规模进入普通家庭成为可能。

Klaas Vegter对此表示,飞利浦一直以负责的态度来管理成本,“因为如果不控制成本,别的公司可能成本更低,产品的价格也会更低。”因而有可能丧失市场的主动权,进而丧失市场份额。

不过,在中国市场上,低价竞争并不是全部。Klaas Vegter说,“中国人在面对新事物时并不保守。当然,美国人因为相对更有钱,所以购买新产品要更轻松,中国人可能通常要等到价格降到其所能承受的范围内时才去购买。但他们在能够承受价格时,通常勇于去尝试新产品。”

这样一个新兴和特点鲜明的市场,对于外资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

Klaas Vegter认为,中国市场增长很快,也很有竞争力,存在着广阔的市场空间。不过Klaas Vegter也坦言中国市场仍有些混乱,甚至有些客户或潜在客户可能不太知道到底该买什么,“他们不知道哪些产品寿命更长,哪些质量更高”。

因此,“行业现在肯定需要公正、清晰、透明的质量标准,以便企业能够在市场竞争中有明确的目标。如果路灯用了一两年就开始损坏,那么对于企业乃至行业的名誉都会造成损害。”Klaas Vegter表示。

2014年国内LED产业的并购重组浪潮已经预示着产业竞争进入白热化的阶段,Klaas Vegter也感受到这股浪潮带来的市场变化,“我想在未来的2-3年中,市场的集中度会进一步提高。”他认为中国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市场,飞利浦投入了大量人才进行研究,试图来了解这一市场。与此同时,由于中国市场发展迅猛,使得飞利浦几乎全部LED产品和模块的研发工作都在中国进行,“我们在中国的公司里有98%的员工是华人。”Klaas Vegter如是说。

2014年适逢国家半导体照明工程研发及产业联盟(CSA)成立十周年,Klaas Vegter认为这十年来,CSA在LED照明标准化、测量与测试,以及提供信息平台等方面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未来,随着中国LED照明市场发展的需要,产品质量亟待提升,Klaas Vegter希望CSA能在此方面促进行业的合作,并加深企业对照明及应用的认识。

附:

飞利浦中国研发中心主管及飞利浦中国研究院主管高级副总裁

范凯斯1985年加入飞利浦。2013年5月他被任命为飞利浦中国研发中心主管及飞利浦中国研究院主管。他的任务是在中国推动并建立一个强大的、具有高度创新能力的研发中心。范凯斯曾在荷兰代尔夫特技术大学学习应用物理并获得固态物理学荣誉硕士学位。